• 愛情文學
  • 愛情散文
  • 愛情小說
  • 愛情詩歌
  • 母親文學
  • 愛情文章
  • 文學欣賞
  • 古典文學
  • 現代文學
  • 影音文學
  • 散文詩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賞
  • 游記
  • 外國詩歌
  • 您當前的位置:中國文學網首頁 > 經典文學 > 現代文學|在線書庫

    [張愛玲短篇小說] 茉莉香片

    時間:2014-11-16  閱讀:次  來源:中國文學網  作者:張愛玲
    摘要:  我給您沏的這一壺茉莉香片,也許是太苦了一點。我將要說給您聽的一段香港傳奇,恐怕也是一樣的苦——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  您先倒上一杯茶&mdas

      我給您沏的這一壺茉莉香片,也許是太苦了一點。我將要說給您聽的一段香港傳奇,恐怕也是一樣的苦——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

      您先倒上一杯茶——當心燙!您尖著嘴輕輕吹著它。在茶煙繚繞中,您可以看見香港的公共汽車順著柏油出道徐徐地馳下山來。開車的身后站了一個人,抱著一大捆杜鵑花。人倚在窗口,那枝枝丫丫的杜鵑花便伸到后面的一個玻璃窗外,紅成一片。后面那一個座位上坐著聶傳慶,一個二十上下的男孩子。說他是二十歲,眉梢嘴角卻又有點老態。同時他那窄窄的肩膀和細長的脖子又似乎是十六七歲發育未完全的樣子。他穿了一件藍綢子夾袍,捧著一疊書,側著身子坐著,頭抵在玻璃窗上,蒙古型的鵝蛋臉,淡眉毛,吊梢眼,襯著后面粉霞緞一般的花光,很有幾分女性美。惟有他的鼻子卻是過分地高了一點,與那纖柔的臉龐犯了沖。他嘴里銜著一張桃紅色的車票,人仿佛是盹著了。
      車子突然停住了。他睜開眼一看,上來了一個同學,言教授的女兒言丹朱。他皺了一皺眉毛。他頂恨在公共汽車上碰見熟人,因為車子轟隆轟隆開著,他實在沒法聽見他們說話。
      他的耳朵有點聾,是給他父親打的。
      言丹朱大約是剛洗了頭發,還沒干,正中挑了一條路子,電燙的發梢不很鬈了,直直地披了下來,像美國漫畫里的紅印度小孩。滾圓的臉,曬成了赤金色。眉眼濃秀,個子不高,可是很豐滿。她一上車就向他笑著點了個頭,向這邊走了過來,在他身旁坐下,問道:“回家去么?”傳慶湊到她跟前,方才聽清楚了,答道:“噯。”
      賣票的過來要錢,傳慶把手伸到袍子里去掏皮夾子,丹朱道:“我是月季票。”又道:“你這學期選了什么課?”傳慶道:“跟從前差不多,沒有多大變動。”丹朱笑道:“我爸爸教的文學史,你還念嗎?”傳慶點點頭。丹朱笑道:“你知道么?我也選了這一課。”傳慶詫異道:“你打算做你爸爸的學生?”丹朱撲嗤一笑道:“可不是!起先他不肯呢!他弄不慣有個女兒在那里隨班聽講,他怕他會覺得窘。還有一層,他在家里跟我們玩笑慣了的,上了堂,也許我倚仗著是自己家里人,照常的問長問短,跟他嘮叨。他又板不起臉來!結果我向他賭神罰咒說:上他的課,我無論有什么疑難的地方,絕對不開口。他這才答應了。”
      傳慶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道:“言教授……人是好的!”丹朱笑道:“怎么?他做先生,不好么?你不喜歡上他的課?”傳慶道:“你看看我的分數單子,就知道他不喜歡我。”丹朱道:“哪兒來的話?他對你特別嚴,因為你是上海來的,國文程度比香港的學生高。他常常夸你來著,說你就是有點懶。”
      傳慶掉過頭去不言語,把臉貼在玻璃上。他不能老是湊在她跟前,用全副精神聽她說話。讓人瞧見了,準得產生某種誤會。說閑話的人已經不少了,就是因為言丹朱總是找著他。在學校里,誰都不理他。他自己覺得不得人心,越發的避著人,可是他躲不了丹朱。
      丹朱——他不懂她的存心。她并不短少朋友。雖然她才在華南大學讀了半年書,已經在校花隊里有了相當的地位。憑什么她愿意和他接近?他斜著眼向她一瞟。一件白絨線緊身背心把她的厚實的胸脯子和小小的腰塑成了石膏像。他重新別過頭去,把額角在玻璃窗上揉擦著。他不愛看見女孩子,尤其是健全美麗的女孩子,因為她們對于自己分外的感到不滿意。
      丹朱又說話了。他擺著盾毛勉強笑道:“對不起,沒聽見。”她提高了聲音又說了一遍,說了一半,他又聽不仔細了。幸而他是沉默慣了的,她得不到他的答復,也就恬然不以為怪。
      末后她有一句話,他卻湊巧聽懂了。她低下頭去,只管把絨線背心往下扯,扯下去又縮上去了。她微笑著道:“前天我告訴你的關于德荃寫給我的那封信,請你忘記掉它罷。只當我沒有說過。”傳慶道:“為什么?”丹朱道:“為什么?……那是很明顯的。我不該把這種事告訴人。我太孩子氣了,肚子里擱不住兩句話!”傳慶把身子往前探著,兩肘支在膝蓋上,只是笑。丹朱也跟著他向前俯著一點,鄭重地問道:“傳慶,你沒有誤會我的意思罷?我告訴你那些話,決不是夸耀。我——我不能不跟人談談,因為有些話悶在心里太難受了……像德荃,我拒絕了他,就失去了他那樣的一個朋友。我愛和他做朋友。我愛和許多人做朋友,至于其他的問題,我們年紀太小了,根本談不到。可是……可是他們一個個的都那么認真!”隔了一會,她又問道:“傳慶,你嫌煩么?”傳慶搖搖頭。丹朱道:“我不知為什么,這些話我對誰也不說,除了你。”傳慶道:“我也不懂為什么。”丹朱道:“我想是因為……因為我把你當做一個女孩子看待。”傳慶酸酸地笑了一聲道:“是嗎?你的女朋友也多得很,怎么單揀中了我呢?”丹朱道:“因為只有你能夠守秘密。”傳慶倒抽了一口冷氣道:“是的,因為我沒有朋友,沒有人可告訴。”丹朱忙道:“你又誤會了我的意思!”兩人半晌都沒做聲。丹朱嘆了口氣道:“我說錯了話,但是……但是,傳慶,為什么你不試著交幾個朋友?玩兒的時候,讀書的時候,也有個伴。你為什么不邀我們上你家里去打網球?
      我知道你們有個網球場。“傳慶笑道:”我們的網球場,很少有機會騰出來打網球。多半是晾滿了衣裳,天暖的時候,他們在那里煮鴉片煙。“丹朱頓住了口,說不下去了。
      傳慶回過頭去向著窗外。那公共汽車猛地轉了一個彎,人手里的杜鵑花受了震,簌簌亂飛。傳慶再看丹朱時,不禁咦了一聲道:“你哭了!”丹朱道:“我哭做什么?我從來不哭的!”然而她終于凄哽地質問道:“你……你老是使我覺得我犯了法……仿佛我沒有權利這么快樂!其實,我快樂,又不礙著你什么!”傳慶取過她手里的書,把上面的水漬子擦了一擦,道:“這是言教授新編的講義么?我還沒有買呢。你想可笑么,我跟他念了半年書,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丹朱道:“我喜歡他的名字。我常常告訴他,他的名字比人漂亮。”傳慶在書面上找到了,讀出來道:“言子夜……”他把書擱了下來,偏著頭想了一想,又拿起來念了一遍道:“言子夜……”這一次,他有點猶疑,仿佛不大認識這幾個字。丹朱道:“這名字取得不好么?”傳慶笑道:“好!怎么不好!知道你有個好爸爸!什么都好,就是把你慣壞了!”丹朱輕輕地啐了一聲,站起身來道:“我該下去了。再見罷!”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上一篇:[張愛玲短篇小說]年青的時候
    下一篇:[張愛玲短篇小說]留情
    推薦閱讀
    念一地落花,風起時想你【原創】
    念一地落花,風起時想
    《來生,不愿再做那朵蓮》
    《來生,不愿再做那朵
    無奈的思緒
    無奈的思緒
    讓收藏的春意,明媚秋的思緒
    讓收藏的春意,明媚秋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 唯美句子
  • 戀愛文學
  • 青春文學
  • 原創劇本
  • 原創歌詞
  • 人生感悟
  • 文學美圖
  • 文學資訊
  • 馬航詩歌
  • 父親文章
  • 母親文章
  • 春天文章
  • 思念文章
  • 花的文章
  • 情感美文
  • 夢的文章
  • 雨的文章
  • 雪的文章
  • 最新文章
  • 熱門文章
  • 推薦閱讀
  • 頭條閱讀
  • Digg閱讀
  • 最新評論
  • 推薦美文
  • 熱門美文
  • 美文摘抄
  • 讀 后 感
  • 外國詩歌
  • 文學欣賞
  • 古典詩詞
  • 文學爭鳴
  • 古典文學
  • 現代文學
  • 影音文學
  • 清明文章
  • 冰心散文集
  • 余秋雨散文集
  • 朱自清散文集
  • 魯迅作品集
  • 畢淑敏作品集
  • 張愛玲作品集
  • 林語堂作品集
  • 張小嫻作品集
  • 馬爾克斯作品集
  •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