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淺評《賣油郎獨占花魁》中的市井意識和對“人欲”的寬容

時間:2019-05-28 00:25:11  來源:張子涵 原創  作者:張子涵
      《賣油郎獨占花魁》是一篇以愛情為題材的小說,但它其另辟蹊徑,不同于以往的才子佳人、英雄紅粉之類的題材,而主角是市井商人和花魁妓女,在取材方面更加生活化、更具有真實性。小說中充滿市井意識,且小說所描寫的是普通小市民的市井愛情,不同于以往的夫為妻綱、從一而終、忠貞剛烈等封建禮教的思想主題,而是著重強調真情和人性,反映了新興資本階層的小市民的愛情婚姻觀念和生活理想。值得一提的是,小說對人物進行了“雙面化”的描寫,使其在所描繪的市井愛情中體現了對“人欲”的肯定,這一點與以往同時期的愛情題材小說有很大不同。
       小說主人公秦重十三歲從汴京逃難而來,母親早喪,父親在上天竺去做香火,將他賣給了賣油的朱十老,并改名為朱重。但朱十老卻因聽信了讒言,將秦重逐出了門外。秦重憑借自己的赤心忠良與老實贏得油坊的信任,挑了個賣油單子維持生計,憑著“忠厚不折本”的信念,收獲了許多“回頭客”。他的心中始終牽掛著父親,于是在盛油的桶上一面大大寫個“秦”字,一面寫“汴梁”二字,渴求終有一日找到父親,由此可見其忠厚孝順、為人老實。而莘瑤琴,在與父母一起逃難時走失,被近鄰卜喬賣到紅樓,由九媽做主改名為美娘,教她吹彈歌舞,無不盡善。而后在九媽的哄騙下失貞,在劉四媽的勸告下開始接客,成為花魁。故事到此,可見主人公秦重和美娘的地位差別極大,但此篇一反常態的一點便是,他所描寫的愛情故事一反同時代大多數小說所倡導的門當戶對,而是表現了市井平民與煙花女子的底層小人物的愛情。在命運的推動下,二者墜入愛河,突破層層阻礙,終成伴侶,收獲了美滿的愛情與婚姻。
秦重本是個老實小官,不知有煙花行徑,但見到容顏嬌麗、體態輕盈的美娘時,不禁呆了半晌,感到身子酥麻,于是一反常態,獨飲三杯。他雖忠厚老實,此時心中也不由得想:“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若得這等美人摟抱了睡一夜,死也甘心!”此種心理,便體現了普通人所擁有的情欲。以往的小說中抒發此種情緒較為含蓄,如此說雖然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但小說大膽的將其袒露出來,又何嘗不是對“人欲”的寬容。秦重到底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一番糾結了自己的地位與經濟實力后,決定愈加奮斗,攢錢去見美娘,于是晝夜輾轉反側,正所謂“只因月貌花容,引起心猿意馬”。
      秦重為了得到與自己一見傾心的美娘相處一宵的費用,辛苦攢了一年有余。之后,他又誠心誠意地等了幾個月,才等到了醉酒的美娘。面對喜愛之人,秦重不忍驚醒,并照顧了醉酒的美娘整整一夜。第二天的美娘得知實情,心想:“難得這好人,又忠厚,又老實,又且知情識趣,隱惡揚善,千百種難遇此一人。可惜是市井之輩,若是衣冠子弟,情愿委身事之。”這樣的心理活動其實是很貼合民眾心理的,正像開篇所說的“有錢無貌意難合,有貌無錢不可”,且如此這般心理活動更貼近市井,使小說情節更具有真實性。于是美娘贈予秦重二十兩銀子,讓其離開,但秦重的“知情識趣”,已在美娘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朱十老資本被奸人席卷一空,秦重不忘養育之恩接手賣油點,并給朱十老辦了隆重的喪事。尋得力幫手之際,遇到美娘的親生父母,店鋪生意愈發興盛。正所謂“曾觀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秦重始終忘不掉美娘。那回從朱十老的墳上,打發祭物下船時,解救了蓬頭垢面,被人欺凌的美娘,兩人便私定終身,正所謂“真從良,樂從良,了從良”,一番爭取后終得眷屬。小說的結局是圓滿的,美娘與失散多年的雙親團聚,秦重也找到了自己的父親。人嬋娟,共團圓,結局的美滿是對秦重和美娘二人的姻緣的肯定,是對“好人好報”的市井價值的肯定,同時也是對人固有的“人欲”的肯定。
      《賣油郎獨占花魁》所描述的無疑是一篇充滿市井意識的小說,它的市井意識在很大的程度上表現在它所描繪的市井愛情。秦重是市井小商人,而美娘是花魁妓女,二者經歷種種后相識、相知、相愛,表面上是一個俗套的愛情故事,但卻代表了同時代社會超前的思想意識和價值觀念。在小說中,男女主人公因相互尊重、欣賞而喜結連理,它拋開了以往封建社會所講究的門當戶對,拋棄了以往因階級地位而發生的強取豪奪和種種偏見,告訴人們現實生活中的市井階層也有追求愛情的愿望,甚至這種愿望比某些達官貴人的愛情要純潔可貴的多,這也恰如其分地表現了這篇小說中對“人欲”的寬容。在散發著凡俗煙火氣的飲食世界,愛情是平等、自由的,愛情才是婚姻的基礎,它不因階級而改變。
       小說對市井意識的展現還突出表現在人物所帶有的市井思想上。小說的主人公都帶有著市井思想,且人物的市井通常由人物形象的“雙面性”表現出來。秦重為人老實忠厚,但在看見美娘后,一見傾心,心想著要是能與她同床共枕、共度良宵,此生也是無憾了。他也在內心糾結著,思慮著自己的金錢地位是否配得上美娘,但他選擇了靠自己的努力攢錢,換取與美娘共度良宵的機會。在美娘醉酒之夜,他沒有趁人之危,而是精心照料,在欲望和尊重間,他選擇了尊重,同時也換來了美娘對他的尊重。后又救美娘于危難中,終于換來了美娘的傾心。作者并沒有刻意將秦重刻畫為壓抑欲望的忠厚老實之人,而是告訴大家他也是有欲望的,但卻又在字里行間表現出了秦重的自知之明和他的紳士風度,潛移默化的刻畫了一個忠厚善良市井商人的形象。美娘起初寧死不從,但經歷了失貞,在劉四媽的勸告下,她也開始和王公貴族打交道。一開始她也有些嫌棄秦重的身份低微,但最終被他的真情打動,兩人喜結連理。在小說中市井小民是愛情的主角,描寫了市井小民內心所有的欲望和講求“門當戶對”的小心思,但這些最終都敗給了愛情,無疑是作者刻意的對“人欲”進行的寬大處理。
       此外, 《賣油郎》中對俗語諺語的使用使得小說更具市井風味。如所謂“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不過是青樓老鴇對妓女利用與壓榨的委婉說法;又如“一入侯門, 如海之深”化用唐詩人崔郊的《贈婢詩》,本為反映門第等級之差帶來的婚姻悲劇,這里卻用來形容青樓女子賣身后的心酸與無奈;再如用“放著鵝毛不知情,頂著磨子不知重”表示不知好歹之人……這些俗語諺語大多由小說中的人物講出,或為勸解寬慰之語,或為自嘲之言;或出自經史典故,或取譬于日常人事。[2]這些簡單通俗的諺語表現了市民階層真實的的生活境況和普遍的思想意識,它們散布廣泛,并且使用頻繁,俗語中所附著的人生道理與現實意義不斷增加,給市井生活增添了無限趣味,使小說內容更加生活化,也令小說的市井意識也更加突出。
      由此可見,《賣油郎獨占花魁》是一篇充滿市井意識的小說,它的主人公取材于市井生活,故事情節圍繞市井愛情展開,人物思想也不乏市井特點,對俗語諺語的使用也使小說更具市井風味。除此之外,小說內容對“人欲”格外寬容,他并沒有將主人公神化,而是稱贊他的同時,突出主人公凡人的“俗”,凡人應有的情欲,使小說內容不落俗套,更具真實性,并宣揚了新興資本階層的小市民的愛情婚姻觀念和生活理想。同時,小說對市井愛情的歌頌和對人欲的寬容無疑是對個性解放、自由平等的追求,是思想進一步解放的標志,將這類事件以文本記錄,給文壇提供了標新立異的形式。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