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一)

時間:2019-05-28 17:30:42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內容提要:這是念人創作長篇小說《追夢三部曲》中的第三部《情歸南溪》。描寫阿才任中共南江縣委常委、縣政府副縣長后,大干三年時間,圓滿完成了全縣扶貧任務,提前半年全面實現了小康社會。但是,在開展扶貧工作中,傷害了利益集團,被貪官腐敗分子謀害入獄。在省紀委干預下,終于無罪釋放。阿才出獄后,為了帶領家鄉南溪村群眾在兩個文明建設中走在全縣先頭,不戀官場,解甲歸田,情歸南溪,表現了一位共產黨員,能上能下,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精神,體現了一位人民公仆的崇高品德。

  (一)

  話說阿霞逃出虎口,千里迢迢,從鄧州逃回家鄉南溪村。坐了兩夜一天火車,臨近中午,她回到阿才舊老房屋,可是,屋子里空無一人,老房屋破舊寂寞,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她向在路邊玩耍的孩子們打聽,才知道阿才家已經搬到湖邊鄉村別墅住了。

  阿霞心急如箭來到湖邊。這里,原來是一片荒蕪冷落的魚塘堤岸,此刻,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幢幢漂亮潔白的別墅,別墅前是一條寬闊筆直的鄉村別墅街,街道兩旁種上一棵棵海棠樹,樹底下是盛開的杜鵑花,街上安裝著一盞盞路燈,只見一群小孩子在水泥街道上,十分開心的你追我趕……

  面對一幢幢嶄新美麗的鄉間別墅,阿霞一下子迷了路,總找不到阿才的別墅。還是在孩子們幫助下,才找到阿才的家。

  阿霞懷著悲喜交加的心情,跨入阿才家院子門口,只見阿才媽與孫子小發仔正在庭院低頭玩球。此時,阿霞悲喜交加大喊了一聲:“媽媽…我回來了!”

  阿才媽看到有人喊叫,馬上停下來,抬頭一看,大吃一驚。此刻,她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看錯了人,于是,她用手擦了擦眼睛,定神一看,那不是阿霞嗎?面對阿霞,阿才媽盡管心里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但是,她心里仍然像是看到天上突然掉下來一位仙女一樣,感到興奮、驚奇。于是,她急忙走過去,用手撥了撥阿霞的眉額,仔細地看了又看,然后,她淚水充滿眼眶,激動地說:“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說著,她用手擦掉眼淚,轉身拉住小發仔說:“發仔,你媽回來了。快叫媽媽…快叫媽媽……”

  此時,小發仔一動也不動,像一個木偶人一樣,只是低頭呆呆地站立在那里。是的,起初,發仔不見媽媽,想念媽媽的念頭很強烈,常常在夢中叫媽媽,吃飯也點唸著媽媽;但是,自從阿南來到他的身邊后,這種念頭才漸漸消逝去。如今,面對自己的親生媽媽,盡管顯得有些陌生膽怯,可是,在阿才媽的勸導下,小發仔還是走上前去,撲在阿霞懷里哭泣起來……

  阿霞的歸來,阿才的心顯得又驚又喜。面對阿霞,他心里總覺得十分突然,猶如一平靜的湖水,一下子掉落一個小石頭,波蕩四射。此刻,阿才的心像十七八的吊桶互相亂撞。想當年,阿霞是一位勤勞樸實的好姑娘,被稱為南溪村一朵美麗的玫瑰花。中學時代,她與阿才已是好朋友了,并訂立下終身。高中畢業返鄉后,父母卻把她許配給村里改革開放摘帽地主鄧才發的二公子鄧虎。然而,鄧虎比阿霞大十多歲,仗著父親鄧才發財大氣粗,不參加勞動,一天到晚,與一些不務正業的人打麻雀賭博,是村里有名的懶漢。阿霞對這個人很厭惡,不管鄧家有錢有勢,也不同意這門婚事。父母看到阿霞不同意嫁給鄧家,惱羞成怒,他們把阿霞的衣服放火燒掉,然后,將阿霞驅逐出家門,致使阿霞無家可歸。于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阿霞只好跑去找好友阿才,阿才父母同意了阿才與阿霞這門婚事……想到這里,阿才為阿霞當年對自己的情感深深感動。結婚后,她辛辛苦苦持家,孝敬父母,還為阿才生了一位男孩,父母都感到十分滿意,為有這樣的好媳婦感到自豪。阿才還想到,這次進城打工遭遇到這些問題,也并不是阿霞本身過錯,而是社會造成的傷害。一旦陷入虎口,即使是男子,想逃脫也逃脫不了的,何況阿霞是一位軟弱的女孩,對這些突發事件,是無法應對,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等著看嘍。阿才又想到,她在鄧州有錢有勢,出入有車,生活有人照顧,當闊太太,她都不愿意,寧愿拋棄別人日夜都想而想不到的奢望,跑回到一個偏僻小山村生活,如果說阿霞是逃避鄧州老板的限制,倒不如說是她深深愛著阿才,愛著小發仔,愛著南溪村而逃跑回來的。

  再說阿南與阿才結婚,剛過上幾個月的甜蜜日子,然而,阿霞的出現,心里既高興又覺得十分無奈。按理來說,老板贖走阿霞,把她救出虎口,遠走高飛,五六年沒有音訊,在阿南的心里,阿霞不是死了,就是拋棄阿才,他們倆的婚姻已是名存實亡。然而,阿南與阿才從小已是好朋友,在阿南心目中,阿才是一位不怕苦不怕累、愛家愛父母、有擔當的男人,與這樣的男人一起放心安心。對此,她暗戀阿才多年,直到去年才登記結婚,成為阿才第二任妻子。如今,她聽阿霞的訴說,心里很為矛盾,對阿霞悲慘遭遇,她十分憐憫;可是,對阿才又十分愛戀,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如何是好呢?

  對于家庭中出現這個問題,確實是使阿才感到棘手。在阿才心中,這倆位女人都是好女人、好老婆。

  阿霞身高一米六五,瓜子般的臉孔上長著一對含情脈脈的眼睛,留著一對長辮子,形象溫柔文雅,性格倔強內向。當年,她是為了愛,逃離家庭和阿才結合;如今,她又為了阿才、為了小發仔從鄧州逃脫回來,決不是為錢為了享受逃回來。

  阿南身高一米六二,比阿霞稍矮一些,她圓圓的臉上長著一雙水晶般的眼睛,留著兩條短辮子,伶俐乖巧,說話直來直去,是一位心地單純善良的姑娘。不過,阿南最令人欣賞的還是臉上那對酒窩,每當她一笑,男人就會心神不定。當年,阿才一窮二白創建致富社時,她第一個帶頭報名參加致富社,支持阿才回鄉創業。如果說阿南為了賺大錢第一個報名參加致富社,倒不如說是為了愛第一個支持阿才創辦致富社,為了走社會主義共同富裕道路支持阿才創辦致富社。對此,盡管阿南是為了愛,但是,致富社今日能夠取得如此成效,也有阿南的一份功勞。再說,阿南又是阿才名正言順的結發夫妻……

  這幾天來,阿霞的歸來,使全家人心頭上都籠罩著一片陰影中,盡管相處不錯,但是,心情開心不起來,像是吃了一口熱湯,想呑下又吞不下,想吐出又舍不得,總卡在口中。

  阿才覺察到這一情景,于是,這天傍晚,大家吃晚飯后,他在大廳召集包括阿霞在內的全家五口人家庭會議,把阿霞歸來的問題說清楚,緩解心中的壓力,使大家放下思想包袱愉快地工作生活。

  大家到齊后,場面顯得寂寞,連小發仔坐在奶奶懷里,口中吃著椰子糖“吱吱”響聲都能聽得到。此刻,在明亮的燈光底下,大家靜靜地聽阿才發言。

  “阿霞回來后,大家都歡迎。可是,有些事情不講清楚,盡管大家和睦相處,但是,像肚皮里隔著一層膜一樣,總是高興不起來。對此,今晚召集大家來開一個家庭會,把事情告訴大家,讓大家放下心來生活工作。先說說阿霞的事情,阿霞跟著我進城打工,不幸被人騙,陷入虎口。老板把阿霞騙到鄧州,與老板生活了六年,生了一男一女。盡管這是被迫的,無奈的,不甘心情愿的,可是,已經形成了事實婚姻。老板因詐騙被逮捕后,阿霞逃跑回來,表明阿霞沒有忘記我阿才這個家,沒有忘記小發仔與母親,沒有忘記南溪村。再說,我與阿南登記結婚,這也形成事實,阿南嫁給我后,她顧內又顧外,把家庭打理得有條有理,起早摸黑做早餐,照顧小發仔、母親,她們相處得很好,我很滿意。對此,我與母親都認為,考慮到阿霞是個好姑娘,她的過錯是被迫的,同時,為了不挫傷小發仔幼稚的心靈,讓阿霞留下一段時間再說。阿霞年齡大,阿南年齡小,今后,你們倆互稱姐妹,母親也把你們當作親生女兒,一起住下來……”阿才剛說到這里,阿霞、阿南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不約而同地站立起來,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這時,小發仔看二人擁抱,他也走出奶奶的懷抱,高興的大喊一聲:“媽媽……媽媽……”于是,他便向兩位媽媽奔撲過去。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