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學欣賞

回味《長相思》

時間:2019-02-12 12:44:15  來源:  作者:小瑩子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對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和靖·《長相思》

  宋朝的時候,有一個詩人把隱士做絕了,做漂亮了,這就是林和靖。西湖夢,孤山魂,一代隱士林和靖。以梅為妻,以鶴為子,疏影橫斜,暗香黃昏,泛舟垂釣,讀書耕種,在林和靖傳奇、浪漫、優雅的背后,誰又能看到了他巨大的不幸和無邊無際的獨孤。

  林和靖二十五歲那年被趕出了家門。

  說是家,其實不是家。林和靖早已經沒有了家,每個人的童年都是快樂的,但他不是,十歲那年,所有的快樂都離他而去,因為他的老爹母親相繼離世。

  他有一個哥哥,從此與哥哥相依為命。

  這就是林和靖童年時的家,支離破碎,慘不忍睹,如果說和哥哥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他還可以感受到些許的親情之外,十年后,他就再也感受不到了,因為哥哥結婚了。嫂子是一個勢利小人,也是有一定背景的人,她之所以能夠看中林和靖的哥哥,因為只有他愿意做上門女婿。

  也就在這一年,哥哥開始對林和靖冷漠,因為他時刻受妻子的監視,他也想對弟弟好一些,但是他不敢,他覺得自己太軟弱。嫂子覺得林和靖是他們的累贅,她常常挖苦林和靖的哥哥,到底是你做我們家的上門女婿,還是你們林家一家人做我們家的上門女婿?叫你弟弟走吧,我再也受不了!他已經成年,你沒有義務再養他了!

  被趕出家門的那一天,林和靖和哥哥在門口分別。

  哥哥塞給他一包銀子,含著淚說:"這是哥哥所有的積蓄,你到外面考個功名吧!考個功名你嫂子就會對你刮目相看了。"

  林和靖明白,哥哥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考不上功名就永遠不要回來了。

  林和靖也明白,他這一去也許真的永遠回不來了。林和靖不是沒考過功名,林和靖不是沒有才華,林和靖不是不勤奮,而是他壓根兒沒有想過將來要做什么大官。所以好幾次會試,他都故意不按照規矩答題,而是按照自己的喜性答題,結果自然是沒有通過考試。林和靖中了秀才,舉人也不在話下,但他放棄了,結果勢利眼的嫂子也放棄了他,把他趕出了家門。

  不過林和靖并不為這件事情感到難過,因為他并不留戀這個并不屬于他的家,即使嫂子不趕他走,遲早他也會離開這個家的。林和靖從小就喜歡山水,喜歡大自然,借這個機會飽覽一下祖國的大好山河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難過的是,他還要與另外一個人分別,這個人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他的初戀情人。

  初戀情人姓梅,我們姑且叫她梅。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什么值得林和靖牽掛的話,那就是梅了。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大,看看林和靖就知道了,林和靖最后終身不娶,孑然一身就是為了這個梅。

  梅是杭州一大戶人家的獨生女,老爹是省里面的高級官員,梅雖然貴為千金,但沒有千金的脾氣,她一生單戀一枝花,那就是梅花。梅是一個梅園的主人,里面有她親手栽培的十棵梅樹。而梅則像梅花一樣高潔美麗。

  林和靖和梅的愛情故事自然與梅花有關。

  那是一個飄雪的天氣,林和靖在外踏雪的時候突然被不遠處一抹如雪一樣的紅色所吸引,林和靖知道那就是梅花了,因為在這冰天雪地里只有梅花才可以開放如此高傲。于是,他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走進梅園的時候,林和靖驚呆了,不為梅花,而為梅樹下面的一個女子。

  女子穿一件紅色的風衣,撐一把油紙傘,像一尊雕塑一樣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在銀裝素裹的世界里,她就是一朵最大最鮮艷的梅花。

  這是一幅美妙絕倫的畫面,這是林和靖從未見過的情景,一向喜歡作畫的他想把眼情的景象畫下來,可是他沒有帶紙和筆。沒有紙,就把潔白的大地當作宣紙,沒有筆就用樹枝代替,要的不是一幅畫,而是作畫時的感覺和心情。

  當這幅畫接近尾聲的時候,林和靖抬起了頭,他看到的不再是紅衣女子的背影,而是她的一張臉,這是一張什么樣的臉呢?不能用年輕和漂亮來形容,這一張臉既有雪花的潔白又有梅花的紅潤。這一張臉有一雙烏黑的眸子,眸子里的秋水晶瑩剔透,這雙眸子正出奇的看著林和靖,看著雪地上林和靖所畫的"少女賞梅圖",雪地上的少女,那熟悉的背影正是紅衣女子自己。

  一切都是天意嗎?那一瞬間,女子被林和靖的才華所折服,林和靖被女子的美麗和氣質所打動。一眼萬年,兩個人都覺得對方好像是自己已經尋找了一萬年才找到的那個人,于是他們相愛了,不是在口頭上,而是在心里。

  紅衣女子就是梅,這一年梅十八歲,林和靖二十歲。

  就是這個梅園,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開始了。

  人約黃昏后,月上柳梢頭。

  梅園成了他們心中永遠的老地方。轉眼間已經日落西山,林和靖和梅依依惜別,兩個人彼此深情的對望,很快月亮出來了,梅園里清澈的池水映照出梅枝的疏秀清瘦,黃昏的朦朧月色烘托出梅香的清幽淡遠,看著眼前的梅,林和靖詩興大發,隨即吟出一首千古名句: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林和靖把這首偶然得來的詩送給心愛的女人,梅在喜悅和幸福之中,在林和靖的目送之下,離開梅園。

  如果永遠是這樣該多好,可是這個世界上似乎沒有永遠。就這樣過了五年后,林和靖被嫂子趕出了家門,杭州已經沒有他容身之處,他要離開了,他要去考取考取功名,否則的話永遠不要再回來。考取功名,這對一沒有錢財二沒有背景的林和靖來說又談何容易。可是,為了梅,他決定去試一試。

  而此刻面臨的問題是,他不得不要與梅分別了,分別多久?不知道,也許一年,也許五年,也許十年。

  分別的地點沒有選擇梅園,因為梅一直以來都想和林和靖一起去看看錢塘江的潮水,所以他們選擇了一個可以觀看錢塘江潮水的亭子。在這里,他們面臨的是一場生離死別,但是當時的他們并不知道,他們都認為這只是一次普通的離別。深明大義的梅還安慰林和靖男兒志在四方,應該出去闖蕩闖蕩,而她向他許諾一定等他回來。

  就在這個亭子里,他們看了最后一場潮水,潮水退去后,離別的憂傷彌漫在兩個人的心中,用什么來表達呢?只能是詩歌了,于是,林和靖又為梅做了一首詩《長相思》: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對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和靖就這樣離開了杭州,離開了他心愛的梅,這一去就是十年。

  林和靖從杭州沿運河北上,過蘇州、揚州,至盱眙一帶轉入淮河、汴河,北出曹州,然后折返南下,取道淮甸至舒城、無為一帶,渡長江進入今江西省中部,經安福縣抵達臨江軍乘船北上,隨即沿長江東過蕪湖、歷陽、金陵回到杭州。

  在這十年里,正如他所料,在考取功名的路上困難重重,即使他有滿腹的才華也沒有發揮的余地,考場上的潛規則使得他對功名徹底失望。在這十年里他只交了一個朋友,也就是他游學到江淮地區時,遇到一個叫李諮的人,剛中進士,知道他的人很少,獨林和靖慧眼識珠,稱李諮說:"他將來是一個做大官的人。"后來李諮果然做了三司使,成為掌管全國財物收支的最高財政長官。

  仿佛是一個夢,十年里,林和靖什么也沒考上,帶著疲憊的心和對城市生活的厭倦,他回到了杭州。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回到杭州后他遇到一個致命的打擊。

  回到杭州后,林和靖沒有回哥哥的家,嫂子有言在前,不考取功名別回來,這個家林和靖打死他也不會再回去了。他之所以回到杭州,只為了一個人,那就是梅。

  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來,林和靖忐忑不安的敲開了梅的門。

  然而開門的不是梅,而是梅的母親。母親一聽說林和靖的名字就破口大罵起來,然后就是失聲痛哭。林和靖問是梅的母親怎么了,梅的母親痛心疾首的告訴他,她已經死了!是你害死她的!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無異于一個晴天霹靂,剎那間,林和靖頭暈眼花,差點栽倒在地。

  許久,梅的母親停止了哭聲,把真相告訴了林和靖。

  梅的老爹母親為女兒張羅了一門親事,對方是有權有勢的闊少,梅不從,再三追問之下,梅只好告訴老爹母親自己已經有了心上人了,他就是林和靖。于是,老爹母親又問林和靖的身世,一聽說林和靖啥都沒有時,老爹母親堅決不同意女兒和林和靖好。為了讓女兒私死心,老爹母親硬是逼著女兒與那個闊少定了親。結果萬萬沒有想到,成親那天,梅,這個貞烈的女子,跑到梅園,用三尺白綾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心如箭穿,如刀割,官場失意的林和靖,原本指望回到杭州可以得到梅的情感安慰,卻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林和靖瘋了一般,跑到梅園,然而,他再也看不到梅了。

  林和靖在梅園里躺了一夜,也流了一夜的眼淚,第二天早上,他做出了一個決定:終身不娶。

  然而在那個年代終身不娶是要受到輿論的譴責的,要想終身不娶而且冠冕堂皇的話,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路就是出家當和尚,這就意味著林和靖必須忘記梅,但林和靖無法做到這一點,他知道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她。那么剩下來的一條路就是隱居了,到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過一輩子離群索居的生活。林和靖最后選擇了隱居這一條路。

  林和靖把隱居的地點選在西湖中間的一座孤島上,后來人們稱這座島為孤山。

  選擇孤山,因為那里風景足夠的好,那里又足夠的偏僻,沒有人知道他,沒有人來打擾他。

  帶著悲痛的心情把梅園里十棵梅樹移植到了孤山,這些梅樹將會陪伴他一輩子。把梅樹結出來的種子再撒在孤山上,這樣,梅樹越來越多,最終他種下了365棵梅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和梅樹為伴,天天和梅為伴。沒有人知道他為什么那么喜歡梅花,為什么要栽那么多的梅樹,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為一個女人。

  這些梅樹不是是他的生活伴侶,還是他的經濟來源。每當梅子成熟的時候,他會把三百六十五棵梅樹所產的梅子全部賣掉,把每一棵梅樹所產的梅子賣的的錢用布把它包起來,然后扔進一個箱子里,一共是三百六十包,他每天取一包作為一天的生活費。拮據貧寒的生活同樣可以過得如此浪漫和優雅,林和靖為我們做出了榜樣。

  盡管有梅樹陪伴,隱居孤山的林和靖還是寂寞的,這時候一只白鶴走進了他的生活。

  一天他正在修剪梅枝,一只白鶴突然從天空中掉了下來,發出一聲哀鳴,躺在地上不動了。林和靖走過去,發現白鶴的腿部血肉模糊,他料想,這只白鶴肯定是被獵人射中了。林和靖是一個善良的人,他看白鶴如此哀憐,于是把它抱回屋子,為它清洗傷口,為它上藥包扎。調理了一周,白鶴的腿傷終于好了。林和靖把它放飛天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白鶴在林和靖的頭頂久久盤旋,就是不肯離開。

  林和靖示意白鶴下來,白鶴就飛到他的面前,用感激的目光看著他。林和靖明白了白鶴的意思,它不想走,它想留下來,陪他。

  林和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把白鶴抱在懷里,撫摸著它的羽毛,點了點頭。

  白鶴就這樣留了下來。從此,林和靖又多了一個生活伴侶,他突然覺得上天對他非常厚愛,他沒有實質意義上的家,但卻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家,家中有梅花,有白鶴。
  對于這一切他知足了。

  所有的隱士都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一方面他們回避塵囂、回避官場,另外一方面塵囂、官場偏偏來找他們。林和靖也不例外。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后,孤山突然變得熱鬧起來。原因是一個不知名的人把林和靖的隱居生活添油加醋的告訴了周圍的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人們紛沓至來,都想瞧一瞧一個整天與白鶴為伴的男人到底是啥樣的人,是不是長著三頭六臂。

  林和靖就這樣被外面的人所知道,后來他的詩作也不知道被誰傳了出去,他寫的那首關于梅花的詩被文人墨客競相傳誦,漸漸地,林和靖的名氣越來越大了,最后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當時的皇帝宋真宗也知道了,宋真宗想,天底下還有這樣的高人?這樣的人才不為朝廷效力太可惜了。于是,他派人去請林和靖出山,請他做太子的老師。

  林和靖拒絕了,他說:"我已經過了大半輩子隱士生活了,對外面的世界,尤其是對國家大事一無所知,我去當太子的老師不但不會為太子帶來學識,反而拖累太子。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林和靖游學時唯一交的一個朋友李諮也知道了他的行蹤,當時李諮是杭州的太守,他親自來拜訪林和靖。見到林和靖,他說:"兄弟,你太不夠意思啦,你在杭州怎么不聯系我呢。我一直以為你不在杭州呢。這些年沒有見到你了,你過得還好嗎?如果兄弟不嫌棄的話,可以來杭州府,和我一起治理杭州的老百姓,如何?"

  林和靖同樣也拒絕了他。林和靖說:"我這個人啊,如果放在官場上就是一塊朽木,是不會有作為的,我的性格就適合于青山綠水為伍。杭州有了你這個老爹母親官就夠了。"

  李諮沒有強求,他知道人各有志,但他在生活上對林和靖還是很關照的,比如在林和靖賣梅子的時候,他就幫助他聯系買主。

  他為另外一件事情發愁,那就是很多人見他還是單身一人,都紛紛上門求親。林和靖拒絕了一個又來一個,搞得林和靖實在沒法了,就對他們說我已經有妻子了,連兒子都有啦。這一招果然靈,很多人知難而退了。不料這話又傳到了李諮的耳朵里,他興沖沖的跑來,問曰:"兄弟,這是咋回事呢?前幾天見你還是一個人,怎么突然有了妻子,連兒子都有了呢。"

  林和靖哈哈大笑,說:"我的妻子、兒子與你們不同,我把梅花當作妻子,把白鶴當作兒子啊。"

  李諮恍然大悟:"原來是梅妻鶴子啊!"

  過了一會兒,李諮又試探著問:"兄弟,你真的就想這樣過一輩子?你為啥不結婚呢?是不是有難言之隱呢?"

  林和靖有點尷尬,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終于把自己飽受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李諮聽了對林和靖更加佩服了,當即表示把它自己的兒子過繼一個給林和靖養老,但被林和靖拒絕了。

  林和靖自己不愿意做官,卻鼓勵他的侄兒做官。晚年的時候,林和靖與哥哥嫂子的關系得到改善,嫂子見林和靖成了一個名人,開始巴結他,把自己的孩子帶到他的面前,讓林和靖教孩子讀書。林和靖不是一個記仇的人,他爽快的答應了。

  林和靖見侄子熱衷功名,就鼓勵他朝著自己的志向努力奮斗,后來侄子中了進士,他十分高興,為侄子作了《喜侄宥及第》詩一首。這件事情被李諮知道了,跑來問他:"你自己不喜歡做官,為啥要鼓勵你的侄子做官呢?這不是與你的志向相矛盾嗎?"

  面對好友的質問,林和靖說出了一番對當今社會仍然有啟迪作用的話,他說:"我們看問題不能一概而論啊。我不喜歡做官并不代表我的侄子也不喜歡做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人生的關鍵就在于選擇適合自己的道路。我們看問題的時候不能以自己的立場來看啊,這就好比我喜歡過安靜的生活,所以選擇了隱士,但是如果我要求你也跟我一樣來做隱士,你會答應嗎?你肯定不會答應。所以我也不會教導我的侄子像我一樣做隱士,人生的道路得自己選擇,他志在官場,那就讓他去做官吧!"

  林和靖就是這樣一個豁達開明的人,他以獨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當時所有的人。

  在林和靖六十二歲那年,這位中國歷史上最具風格的隱士終于追隨他的梅而去,他死后,就葬在孤山梅林叢中。李諮林和靖死后悲痛不已,為他素服守棺七日,當時的皇帝宋真宗也賜林和靖"處士"的名頭。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