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心情日記

《我在西藏五十年》

時間:2019-06-12 15:36:21  來源:  作者:益西索朗
 ——開頭的話
1956年10月,我有幸參加了中共湖南省委赴藏干部大隊,去西藏工作。可是我們來到西安,在那里等汽車就等了三個月,后來就是西藏“風云突變”,毛主席決定西藏六年不進行民主改革,我們又奉命“向后轉”,回到了湖南。可是,真像是命中注定的,我人雖然是回來了,心卻留在了那遙遠的西方。幾經周折,1958年,我終于如愿以償,踏上了高原。
在西藏,漢族干部遇到的兩個最大的困難是:一是高山反應,身體適應不了;第二就是語言不通,無法與藏族群眾進行交流。我的情況卻有一點與眾不同:雖說是頭一次踏上高原,而且還是在藏北的班戈湖地質隊工作,那里海拔4800米,可是我基本上就沒有高山反應。只是藏語,我一句也聽不懂。1959年的夏天,我與四個同志去野外,經過扎曲藏布江時,遇到一個我們熟悉的放羊孩子,他見到我們,立即快步跑了過來,一只手緊緊拉住帶隊老張的沖鋒槍背帶,一手指著河對岸的高山,說了一大串的藏語,可惜我們僅僅聽懂了一個單詞——芒波杜(藏語:很多)。接著孩子又松開手,表情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連聲說著:皮查!這個單詞我們也都聽懂了,那就是死了的意思。我們五個人,也就想當然地認為孩子這一句“肢體語言”的意思是:山上黃羊很多(芒波杜),你們快快上山去打黃羊!可是誰能料到呀,當我們涉過扎曲藏布江的一個渡口(江面較寬,但騎馬可以涉水過去),剛剛接近峽谷,就遭遇了山上叛匪的伏擊。幸虧五個人命不該絕,除了那五匹馬被槍聲驚嚇跑遠了,我們五個人馱在馬鞍上面的馬被套也跑丟了,我們五條小命還是留了下來。
那次事件對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我也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學好藏語文!1962年我在拉薩,就主動要求去當時的西藏地方干部學校學習藏語文;我更下定了決心,要在西藏工作一輩子!
1963年,因為種種原因,我主動要求,離開了拉薩,去藏北牧區工作。我被分配到巴青縣高口區政府當文書。我在那里,娶妻生子,成了一個正兒八經的藏北牧民。
1973年,我和妻子調到那曲地區工作。1978年,按照專業干部歸隊的政策,我與妻子又一起調回了拉薩。后來經過組織批準,我倆還在拉薩買了一塊地,蓋了自家的房子,我也決心一輩子就在西藏度過了。1998年,為了一心一意輔導小孫子學習(我給他定的目標是考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少年班),我也年滿60,就請求組織批準我退了休。
可是,到了 2008年,我已經七十歲,與我生死相依的老伴卻丟下我,獨自去了天國。在為她辦理喪葬禮儀的時候,有一天,經堂里面那一盞酥油主燈的燈花,竟然變成了一只蘭灰色的鴿子。
緊接著,我這個平日里,除了偶爾傷風感冒,從沒住過醫院的老頭子,也一病不起了。2009年,我含著眼淚,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我的第二故鄉——我最親最愛的西藏。
回到衡陽以后,我是軀殼回了衡陽,心還是留在了西藏,我就沒有過過一天安穩的日子。可是想要再回拉薩去,也根本不可能了。左思右想,我就想到了一個安慰自己的辦法:將我在西藏53年的那些難忘的往事寫出來……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