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散文

再過一把癮

時間:2019-06-14 15:47:19  來源:  作者:繆振光
        加盟那家財產保險公司后,我的工資是二千多元,很快開通銀行卡。我主要工作是單據管理,即所有保單的領取與發放,當然全部是電腦管理的,其次是費用的審核,自然是馬總安排的;再次是諸如稅務申報等。這幾項大約為主管會計的事務。單據管理我還是第一次做,有些不精,回家問妻子——她在海事局做些工作已有多年。主要是票號的消據有些困人的。然而經過一個多星期后,很快上手。費用審核,不過是復核數據,原始憑證的合法性等。其實,保險公司的許多費用報銷,并非發票本身的內容,這是我比較熟習的一項情況。當然,費用審核,我找到了做財務經理的感覺,只是壓力幾乎沒有了,因為公司可能還沒有執行費用預算制度,很輕松。但由于我尚不是財務經理,所以由我審核費用,自然引起那位小男孩的不快,基于馬總的安排,他也只好隱在心里,因為至少在名義上,他暫時還是財務經理的角色。但我對此全然不放在心上的,只要馬總在此一天并能穩坐總經理之位,我遲早是要做財務經理的。工作之余,除了中午在那家永和豆漿店吃快餐外,有時就參加馬總或其它經理的請客,晚上就更不用自己找飯吃了,幾乎都有人請馬總吃飯,而我自然加入其中了,并且喝酒是經常的事,酒后也經常光顧浴池,快活一把。有時馬總還在吃飯之余,乘坐人力車沒有方向地亂走一通,以此消磨那點時間,或者以上此招搖一番。但我對于坐人力車,大不習慣,一則是露天坐車,而別人都有白眼,二則看到人拉車的辛苦,而自己卻把快樂建立在此上面,與心何忍?然這樣的乘坐也僅一回而已。況且這種生活更有點象在家鄉時做財務經理的生活,真是大快人心,又仿佛如昨天一般。由于與馬總合住一三室一廳的大房,早餐通常是喝點藕粉或煮點面條等,比較簡單了。
      馬總每星期回家一次,我自然也跟著每星期回家了,只是來回均是小車接送,由一位較貼心的駕駛員開車,甚是愜意和滿足。早上通常是七點鐘,我在家門口等候,小車便來到眼前,而馬總也在車內了。于是迎著朝陽,大約一個多小時即到保險公司,剛好上班。只是每天上班,有一些人很難與之溝通,他們或她們用一種異樣的目光冷眼旁觀,仿佛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事情在那里潛伏著——事實上,確實存在著那種可怕的變動因素,這在后一個月的時候即徹夜暴露出來了。原來,馬總來此公司的時候,是借了一個機會,即原任總不知觸怒哪位權貴而擱在一邊,但他一直還在此公司里躲藏著,俟機而動。或許上級公司對他已經失望,再次啟用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事情。大約他自己也覺得沒有什么希望了,但此人因系本地人,居然借用本地一批地疲搞起了武力打斗的把戲,用恐嚇的方式,用打砸搶的形式占領了馬總的辦公室。上級公司見此情景,似乎一時也沒有了辦法,因為公司總要生存下去,不能因為此事而使公司停業。此保險公司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管理層誰也沒有見到這類“怪事”,只好勸馬總暫避。馬總只好匆匆忙忙地離開此公司了。當我得知這一消息時,是一個下午,他用手機通知的,并要我做好安全防范。是夜,我緊閉房門,也沒有上街。第二天,我去辦公室時,果見那位潛伏者,通知我到馬總辦公室里“談話”。我心里十分地好笑,因為他非經理,只是一個“鳩占 巢者” 但迫于他們的淫威,只好硬著頭皮去了,果見一大漢坐在旁邊,見了我瞪著兇險的目光,如同一條大狼狗坐在旁邊,也好象有屋的一角盤著一條又粗又大有毒蛇,吐著紅紅的信子。“潛伏者”見到我,直接對我說,限你明天離開公司。我說,我是由上級公司委派來的,與馬總沒有關系的,況且已經到了月底,可否到月底再離開,也給點時間讓我找工作。他重重地說,不行。于是,我說,那好吧。實際上,我也覺得還是速速地離開為好,倘為了工作而丟了性命則不值得了。當然,當我離開此公司時,倉促而去,并沒有寫辭職報告。事后,上級公司財務總極力想留下我,但我去意已決。補了報告后,便算與此公司沒了任何關系了。這樣,我在保險公司過了一把癮后,再一次地與保險公司分開,或許是永遠地分開了,此后再也沒有緣分了。
      人生總是這樣的,沒有機會要創造機會,而有機會要好好地把握住,最關鍵的是把握住人性的弱點,把持住自己的性格弱點,與人關交往要園通,要有靈活性。有時,即使在工作上犯了點小錯誤,經濟上有點小問題,但均不是大問題。只要與上級(直接的、間接的均重要)相處好了,這根本不是問題。若不注意此,一旦失去機會,再度重溫舊夢,只能是一場夢了,現實已經遠遠地離去了。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