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蒼魂(一)

時間:2019-05-11 22:22:53  來源:歷史  作者:影
 (文章故事情節純屬虛構,切勿與真實歷史相混淆。)

 

————第一章————

風,伴隨著無數帶血色的雪花,哭嚎著在上空徘徊,山上,依稀站著無數模糊的身影。

“梟單,別在執迷不悟了。投降吧!宋朝,注定是要滅亡的!”一位滿頭白發的青年揮起手中的劍,望向站在懸崖邊的一位滿身鮮血的青年,“若你投降,保你榮華富貴!”

“不,不可能!大宋,是不可能滅亡的,不可能!”那位名叫梟單的青年,右手緊握著一把金色的、帶血的劍,痛苦而又無奈地仰頭怒吼道。

他輸了,他輸了!

都說勝敗乃兵家常事,然而,他背負著大宋的希望,他的身上,背負著無數人民渴望和平、乞求幸福的寄托!他是輸不起的。

但是,事實還是告訴他,他輸了。

一年前。

梟單所領大軍出征已一年有余,捷報頻傳。

二月,兵至鄂州。

四月,收復郢州。

六月,梟單率精兵六千冒雨直襲唐州,大軍隨后,一舉收復。

十月,梟單再次率精兵,連夜攻克蔡州,斬殺金兵上萬,生擒數千,繳獲輜重糧草無數。

自岳飛將軍故去,大宋已經很久沒有打過這樣酣暢淋漓的勝利了。

于是,梟單下令,乘勝追擊,一舉收復失地。

而這一天,卻狂風大作,給人以不祥的征兆。

“兄弟們,大家一鼓作氣,我們一舉攻下許州,收復汴梁!為大宋雪恥!殺!”

當夜,便成了這片雪山最凄涼的一夜。

因為,梟單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汴梁為大宋都城,按理說應是金兵守衛最森嚴之處,而城內守軍卻只有區區幾萬,一看便知,其必有埋伏。

但,這一年來的勢如破竹,已經麻痹了他那顆充滿冷靜的心,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攻克許州!做最后一戰!好勝,已侵占了他的心。

他沒有一絲起疑和防備,率大軍直沖向汴梁城!

于是,一場血戰,便開始了。

當日,宋金兩軍在汴梁城外進行了一場殊死血戰,梟單率領的軍隊險勝一戰后繼續追擊,卻在一座山口中了敵人的奸計,遭遇埋伏,在多于己方數十倍的敵軍圍困下被逼至懸崖邊。

經過一場血戰,數千萬宋軍,只剩下梟單一人。山上的白雪,在那一刻起,便成了一座血山。

“哈哈哈!我梟單戰了一生,也無所畏懼,要殺要剮隨你,投降?不可能!我梟單生是大宋的人,死,也是大宋的魂!我生不能吃你的肉,死,也不會放過你!”

他抬起了右臂,用劍吃力地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瞪著金軍。

他,已失去了一條左臂!

“那,好吧!你們,上去,把他殺了吧!”那個銀色頭發的青年還想再說些什么,但后來他搖了搖頭,只是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身旁兩個身強力壯的金人。

唉,大宋,真的要完了嗎?

梟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

他知道,他這一敗,大宋便已經完了。那數千萬大軍,便已是宋朝最后的一點兵力,剩下的,不過是些老弱殘兵。

他仿佛聽到天空中傳出了一聲嘆息。

岳飛,是你在呼喚我嗎?你是在告訴我,宋朝,的確是要敗了嗎?

他不甘心,也不敢相信,他敗了。他一直以為,他是不會敗的。事實,刺痛了他的心,他的心,在滴血……

等待他的,無疑是死亡。

他不怕死,但他死不瞑目,他不愿自殺,他覺得,他要死,他也要死在金兵之后,絕不能死在他們之前,他覺得,這是一種恥辱,這是上天和他開的一個玩笑,這是一場夢!

他不愿自殺,即使在生命即將結束之時,他也想看到奇跡發生,他不想就這樣死!

但,當那兩個金人手持著刀,已走到了他面前時,他絕望了。

也許,奇跡根本不存在,在這時候了,又談何奇跡?

他無奈的苦笑了。

刀,已從他的頭頂開始下滑。

他決定,在他死之前,也要用這把劍,殺死他面前的金人,即使只能殺死一個,他有把握。

他知道,他做不了什么,他只能這樣,以死明志!

帶著遺憾,帶著仇恨,離開這個世界!

再見,大宋,我已經盡力了!

他舉起了劍,下一秒,他又笑了,他要死了!

“呀!”他用盡全力將劍插進了面前這個金人的胸膛,鮮血,濺滿了他的臉龐,滲入了他的心。

面前的金人倒下了,他的頭,也隨之跟著落了下來。帶著遺憾,帶著無奈……

大宋!

————第二章————

四月,清明。

這是一個下雨的早晨,盡管還下著蒙蒙細雨,但江邊還是人頭攢動,熱鬧非凡,仿佛什么事情也沒發生。

這時,一位大約十五歲的少年,緩緩地走入了這個還在下雨的街頭。

身著一身白色孝衣,背一把金色的重劍,手提一個葫蘆裝的陳酒,與這些身佩各種玉器的人顯得格格不入。

頓時,所有人都投來了異樣的目光,仿佛他不是一個人。

“這人是個瘋子吧!”

“轟!”正在這時,雷聲大作,雨瞬間大了起來,所有的人頓時緩過神來,全都四散開來街上,只剩下這個白衣少年緩緩的走到江邊。

大江東去,滾滾長江天際流。水之濤濤,浪之滾滾,奔流不止,不逆行,更不復回。

時光,機會,也是如此。

“父親!”那位少年面對著江邊,跪倒在地。

十年前,我們在一起豪言壯志,刻苦練劍。

那時的我,還很小,看著你練劍,手里也拿根木枝有模有樣的揮舞幾下。

“爸爸,等我長大以后,我也要像你一樣,拿著手中的劍,把金人趕到那座河的對岸,不,是趕回他們原來的地方!叫他們永遠也不敢犯我大宋!”

這時,你便會摸摸我的頭,贊許的微笑。

當那位官員手中拿著你的骨灰盒,說你臨死前只有一條右臂時,我哭了,我很不爭氣的哭了。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其實,但你勝利的捷報頻頻傳來時,我甚至希望你打一個不大不小的敗仗,然后班師回朝。因為我和母親都害怕,過多的勝利會麻痹你那顆爭強好勝的心,讓你繼續沒命的打下去……

為什么,上天!為什么你讓我們心中的想法成了現實!

那些存在于記憶中的聲音和畫面仿佛穿過了茫茫歲月,再一次響起,如雷貫耳,在這位少年的心中回蕩。

他的心,現在就像眼前的江浪般翻涌,他猛然喊出:

“父親,你可曾有悔!”

因為當初的選擇,沒能再回來,你可曾有悔?

十年了,看到你自己用生命守衛的大宋,如今成了這般模樣,你可曾有悔?

但是,遠在另一個世界的你,又怎能回答?你帶著滿心的遺憾和對命運的不滿,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只留下我一人,在這個世界里徘徊,在這個有你的記憶的世界里,做我該做的事情,報仇!

母親也已經去了,當那位官員來家里說你率領的隊伍全軍覆沒時,她便懸梁自盡了,只留下了我一人。

那少年的臉龐,落下兩滴晶瑩的淚珠,混著雨水,慢慢地滴了下來。

“我不服!這個世界,為什么要逼我至此!為什么!”

那位少年仰天長吼。

“金,我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他的名字,叫梟龍。

“好!”一個粗獷的聲音突然響起。

“誰?”梟龍警覺了起來,望向身后。

“好久都沒人敢這樣明目張膽地喊出自己心中的忿恨了,好小子!”只見一位瀟灑不俗的年輕人正站在橋頭,拍手稱贊。

“我叫岳愁!”

“岳飛,你認識嗎?”

“認識!我是他的后人!”那位年輕人笑了,“再說了,這個世界上,有誰不認識岳飛,只可惜……”他不禁嘆了一口氣,“敢為他鳴不平的, 敢說滅金的人,也許,除了你我,也很少了。”

“你想怎樣?”梟龍問。

“滅金!”

宋朝皇宮。 

“皇上!”一位衣冠楚楚的大臣手拿一封奏折,遞給一位身穿龍袍的人(趙佶)。

“哼!”趙佶一看,立刻把紙一撕,“朕的兵馬,如今還剩下不到六十萬!難道,我養的,都是一群廢物?”

“回皇上的話,”那大臣說道,“梟單的那一戰,我軍全軍覆沒,損失兵力已達千萬,已再無兵力了。”

“唉——梟兄!”趙佶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主公,我有一事不明!”那位大臣說道。

“有什么就問吧!”

“主公,你跟梟單是什么關系?他明明……”

“我知道,他打了敗仗,且損兵超過百萬,理應全家斬首,我卻沒有。你可知道,梟單是以前和我一起并肩作戰的兄弟,他妻子在得知他的死訊時,便自殺了,我不忍心再殺了他兒子啊,畢竟,他是我大哥!”

酒店。

“若我猜的不錯,你便是梟龍吧!”岳愁問道。

“是!”梟龍點了點頭,“你怎么會認識我?”

“想當年,梟單的大名在這臨安城內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當初娶了你的母親琉璃,生下你時,全城賀喜三天,尤為風光,當時我也在場,看見你的樣子跟那時很像,又跟金朝有如此大的仇恨,除了梟單與我岳愁,怕也不會再有他人。”

“你想跟我走嗎?”岳愁問。

“你?”梟龍問,“那我若跟你,我們去哪兒?”

“你會武嗎?”

“會!我父親的劍法,我在小時候便以會揮舞,每日清晨也會練上幾下,如今,也應小有所成。”

“好!再憑我的書中學問,若去投軍,也會有所成就!”

“投軍?”梟龍頓時緊皺眉頭,他知道,以現在的形式,即使他們兩個去投軍,也不過是白白送死。盡管他渴望報仇,但,他要的是滅掉金朝,并不僅僅是戰死沙場,為國捐軀,他即使是死,也要看著金朝在他眼前滅亡。

“傻瓜,投軍的,當然不止我們兩人,我,在山上,早已隱秘的成立了一支叫滅金軍的隊伍,兵力不下六千人,且個個以一敵十,非常厲害!祝你我滅金!”

“這……感謝不盡!”梟龍舉起酒杯,“干了這杯酒,你便是我的大哥,你我兄弟二人,共同滅金!”

“好!那我們二人從此便是兄弟,你的事便是我的事,不必推脫。我們不求同年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日死!干!”

在這酒店里,兩個帶著誓言的酒杯,碰在了一起,夾雜著豪言壯志,夾雜著兄弟之情,以及對金的深仇大恨……

   外面的雨,早已化成了溫和、充滿希望的陽光……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糾結的二胎
糾結的二胎
我深情地對你說
我深情地對你說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