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三部:情歸南溪(八)

時間:2019-05-28 18:01:56  來源:原創  作者:念人

  話說阿才,他沒有經歷過官場斗爭,根本不知道官場這個坑有多深。在他的心目中,這次被陷害一事,鑒于自己不貪污、不受賄、不挪用公款,最多是丟官回老家罷了。可是,阿才想得太簡單了,現實殘酷無情,與他的想象恰恰相反。

  第二天清早,是阿才給鄭重新送交代材料的最后期限。他心里明白,此一去是兇多吉少。于是,他匆匆沖了一小包方便面吃后,穿上去年參加省人代會穿的那一套半新半舊藍色中山裝,胸前依然掛上那一顆自己格外熱愛與珍惜的毛主席像章,騎上自行車往縣紀委。上午八點半,他跨入縣紀委書記鄭重新辦公室。

  鄭重新像平日一樣,正埋頭簽發文件。此時,他知道阿才到來了,抬頭一看,見阿才穿著一套掛著金光閃閃毛主席像章的藍色中山服,十分莊嚴地站立在面前。此刻,他的心里不禁暗暗打了一個冷戰,然后,裝出慢條斯理的神態說:“怎么啦!交代材料寫好了嗎?”

  “寫好了!”說完,阿才將交代材料遞過去。

  鄭重新接過交代材料一看,原先那張慢條斯理臉孔一下子變成暴跳如雷的臉孔,怒氣沖沖把交代材料拋棄到一邊,拍著桌子大聲訓斥說:“李阿才,你這是對抗組織,與組織作對。來人,把阿才押下去關起來。”說完,兩位個子較高大的紀檢人員,氣勢洶洶地走進來,將阿才雙手圈上手銬,押出鄭重新辦公室。

  阿才邊走邊喊:“鄭重新,我犯何罪?把我關押起來。”

  鄭重新下令關押阿才后,中午時分,阿才掛著手銬被轉送到地處郊外的縣公安局拘留所,單獨關押在一間不到七平方米的囚室內。

  此刻,阿才眼睛望著墻壁,心里漸漸看到問題比自己的想象要嚴重得多。他原以為全心全意把扶貧工作做好,使全縣人民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這是他上任最大的心愿。可是,他完全料想不到,官場是這樣陰險復雜,如今,竟被無緣無故陷害入獄。

  阿才在獄中,他開始感覺到自己這次涉水深了,不知道自己能否過得河去?仍然是未知數。不過,他相信一點,共產黨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走一個壞人。

  第二天,鄭重新帶領紀委副書記李長華、一室紀檢人員陸豐來到阿才囚室,對阿才進行審訊。

  鄭重新坐在正中間,李長華、陸豐站立在兩邊。阿才帶著手銬坐在鄭重新的對面,雙方的臉色嚴肅陰沉,像是天空要下雨一樣。

  “李阿才,你想通了沒有?”鄭重新聲色嚴厲地說。

  “我沒有貪污、沒有受賄、沒有挪用公款,沒有什么想不通的。”阿才態度堅定地說。

  “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給我打!”鄭重新考慮到,阿才是農民出身,不經過什么風雨世面,用先下手為強一套恐嚇威脅,讓其屈打成招。

  陸豐立即走過去,用繩子將阿才捆綁在椅子背上。然后,他拿起電棍指著阿才威嚇說:“你說不說?”

  阿才面對陸豐威脅,他臉不改色地說:“我還是那句話,沒有貪污、沒有受賄、沒有挪用,沒有什么可說。”

  陸豐見阿才如此狡辯,說了一聲:“你嘴巴硬!”于是,他提起電棍往阿才身上觸去。此刻,阿才知道到全身受到強烈電流沖擊,痛苦萬分,失聲哀嘆了兩聲,只見雙眼黑暗低下頭來,一言不發。

  鄭重新見阿才低頭不語,以為是昏迷過去了,轉身與站在身邊的李長華悄悄地說了幾句耳邊話。于是,李長華到室外提來一盆涼水,向阿才潑過去。這樣,阿才漸漸地抬起頭來,雙眼怒視。

  阿才睜開眼睛看到鄭重新陰沉的臉孔,憤慨地大聲怒斥說:“你們這些腐敗分子,共產黨的敗類,看你橫行到幾時。”

  這時,鄭重新看到阿才依然如故,怒氣吼道:“給我打,打到其嘴軟!”

  陸豐拿起鞭子對著阿才左右開弓,打得阿才嘴角血流出來。阿才痛苦難受,頭又垂了下去。

  這時,鄭重新看到阿才垂下了頭,擔心出現人命,便舉手叫停止拷打。然后,他接著說:“李阿才,你堅持對抗組織沒有好處。你說,你指使把那兩千萬元扶貧款轉走貪污挪用,在事實面前還不承認?”

  “我什么時候指使誰轉走兩千萬元?有證據嗎?”阿才抬起頭來斥問。

  “有證據!”鄭重新說完,他從皮包中取出一張紙,對著阿才說:“這就是證據!需要不需要讀給你聽?”

  阿才看到鄭重新拿出證據,明知是假證據。因為,他心里十分清楚,三年來,自己從未有過指使任何人轉走過一分錢。此刻,他一言不發,用痛苦的眼睛瞪著那張假證據,能否從中看出破綻。

  鄭重新看到阿才的眼睛緊緊瞪著這張證據,他以為是阿才要求讀這份證據,于是,他就讀起來。

  縣紀委:

  我是縣扶貧辦財務股干部,名叫:鄭秀珠。兩年前的一天,我接到鄭天文主任電話,說是李阿才副縣長交代轉兩千萬元給南江縣大德有限公司,急于扶貧工作之用。我見是李阿才副縣長交代的事情,不敢不辦,又不能遲辦,而且,又是經過鄭主任同意,我馬上當天就把這筆款匯出去了。情況就是這樣。特此證明!

  阿才聽完鄭重新讀完假證據,鼓起力氣,氣憤的向鄭重新唾了一口水,然后怒罵:“什么鄭秀珠,我根本不認識。卑鄙至極,竟然如此造假、陷害!腐敗透頂。”

  面對鄭重新造假陷害,阿才完全沒有意料到。此刻,他感到委屈、冤枉、無奈,真是有苦沒處訴。三年來,作為一位副縣長,不大不小也算是一個官,可是,該享受的沒有享受,為黨為人民,日夜苦干,頓頓吃方便面,沒有休息過一天,為的是爭取全縣早日擺脫貧困,走上社會主義共同富裕道路,人人都過上好日子。可是,他們不但不支持,反而對自己造假打擊陷害。他們究竟是什么人?這時,他想起小說《地怨》中一句經典名句:“凡整人的人都不是好人。”像鄭重新這一伙人,他們都不是好人,而是黨內一小撮腐敗分子。想到此,嘆了一聲,自言自語地說:“我對得起南江人民,對得起黨,對得起人大代表。”

  鄭重新看到阿才這樣固執已見,再審下去也不會審出什么東西,也不會承認。于是,他站起身來大聲嚷叫說:“李阿才,你別做夢!我告訴你,你不承認,我也有辦法懲治你。”說著,他收起桌子上的東西,與李長華轉身走出了審訊室。

  緊接著,陸豐看到領導都出去了,便走上去解開了阿才被綁在椅子上的繩子。然后,走出審訊室關上門走了。

  再說,鄭重新連續兩次對阿才審訊,甚至動刑了,也沒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結果。只好交代李長華,整理材料轉送法院審理。

  法院接受縣紀委轉送阿才案件的同時,也接到縣委領導交代,鑒于李阿才是省人大代表,又是縣委常委、副縣長,在全縣享有一定信譽,敏感性較強,不宜于公開審理。

  鑒于阿才利用職務之便,擅自下通知轉走扶貧資金兩千萬元為己用,證據確鑿,貪污挪用扶貧款罪名成立。經縣人民法院審理判決,判處徒刑十五年。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