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小說

愛的主題曲之愛我你怕了嗎(六九)

時間:2019-06-12 10:54:30  來源:原創  作者:羽佳一鳴

寫意人生著紅裝

  沙巴,位于馬來西亞東部,是個最貼近大自然的地方,因其環境顏色純凈鮮亮而被稱為“絕色天堂”。這里歷來就是個旅游勝地,吸引著世界各國游客不遠萬里過來,享受這里特有的陽光海灘,碧水藍天,當然,還有各種海鮮。

  跟其他島嶼比較,加雅娜島的沙灘面積并不大,水卻清澈的讓人心醉。加雅娜飯店又是這個島的最大亮點,這是個建在水面上的莊園酒店。一座座蜿蜒連綿的小木屋直接建造在水里,連接它們的是之字形木制棧道,欄桿和地面都是實木結構,平坦而優雅。站在棧道看湛藍湛藍的天空,藍得找不到一丁點雜質,遠的綠樹近的木屋都是藍色背景下的彩圖。腳下清澈見底的海水,清得的連水底草葉斑紋都清晰可見,細沙碎石在陽光下色澤斑斕,真是個化外仙境。

  胡小泉早就把這里包下,進行了好一番布置,每個出入口都是輕紗羅帳,彩帶紛飛。大紅的“囍”字到處張貼,好多屋角檐下掛著鮮艷的中國結,棧道兩邊整齊擺放著以紅色為主的鮮花,在落日的照耀下顯得燦爛無比!這就是于雨朋和三位夫人的婚禮殿堂,一個奢華浪漫的水上禮堂,就在明天上午,一場四人婚禮,一個嶄新的幸福樂章將從這個絕美的人間天堂開始譜起。

  晚餐時間到了,落日下,沙灘上,人們聚集在一起享受著獨特的異國風味。

  幾個橢圓形大桌子上,擺放著各種食物,不用說是以海鮮為主。泥蟹、老虎蝦、沙爹、白灼蝦、黃酒鱔、龍蝦、野豬肉、各式沙拉,飲品又各種洋酒、紅酒,還有當地出名的米雞酒。擔心老人們吃不慣海鮮,還從國內帶廚師做的蔥花餅、北京烤鴨卷煎餅,煮了素面。旁邊有一個燒烤爐,孩子們正圍著看大師傅烤制各種肉串、魚蝦、雞翅、蔬菜。

  華燈初上,人們大多在室內看著酒店里安排的當地人表演的助興節目,整個小島都浸入歡快的馬來節日樂曲中。

  棧道拐角的地方鋪著一張大毯子,上面平躺著幾個人,注視著燦爛的星空,在小聲聊天。要借著微弱的燈光下仔細看,可以看出是于雨朋、龔興龍、劉云、牛永成、季維斯、楊洋、黃雯、Evie。

  “老四,你真想帶她們幾個到歐洲發展嗎?”自從結拜以后,龔興龍就改口叫于雨朋為老四,對他的關心卻從未改變過,“孩子們都還小,擱在家放心嗎?”

  “只是探探路,順便度個四人蜜月,好歹也到塞納河畔散散步,喝杯咖啡,紅酒莊園里轉轉,摘個葡萄品品紅酒也行!事業吧——主要想發展點兒技術含量高的長線投資,就算為咱家的雞蛋多找幾個籃子投放吧。以后年齡大了,不能長期盯著一個地兒蠻干!”于雨朋淡淡地說,心里著實憧憬那樣的生活。

  “去歐洲轉轉也好,感覺好了回頭咱們組織組織,一起到那邊兒度假也不賴!”劉云也覺得于雨朋的想法好。

  “雨朋,要不然——我跟你去吧?總不能讓幾個弟妹給你跑腿兒辦事情?”牛永成關切地看向于雨朋,他啥時候都忘不了體貼兄弟、弟妹。

  “呵呵,我去度蜜月,你跟著算干嘛?再說,你家李英楠咋辦?”于雨朋當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這次真的想和妻子們自由散漫地過一段慵懶日子。

  “可以把英楠也帶上啊?你們新人度蜜月,我和你嫂子跟著沾個光唄!”牛永成想法倒是實在。

  “我看老三還是別湊熱鬧嘍,國內的節奏你都跟不上趟,外語也說不了幾句,到歐洲還不增加累贅?老四本就是半瓶晃蕩,自己都照顧不全乎,怎么度蜜月?不是添亂嘛?”龔興龍悠悠地說,其實也有些不舍,想著好不容易穩定了,于雨朋也該休息一段時間,盡量給他多些自由。

  “這個嘛——其實我也是為弟妹們擔心嘛,要這樣說,我還是看家好了!”牛永成弱弱地說。

  “三哥,我走以后孩子們和咱爸咱媽就真丟給你了。不過,我知道你對咱爸咱媽,比我都孝順,所以當我說廢話吧!”于雨朋對牛永成顧家這方面,還是比較放心的。

  “說這個我信,牛總簡直把雨朋的家當自己家一樣,幾次給他打電話,都在那邊兒吃飯呢!”黃雯插嘴。

  “呵呵,黃雯兒對三哥有意思?要不我做媒?你也當咱們三嫂?”于雨朋忽然扭頭看向黃雯,微弱的燈光下,卻遇到楊洋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的眼神,笑了笑扭頭繼續看天空。

  “去你的!”黃雯躺著沒動。

  “二姐,公司的事就靠你跟大哥了,還是他主外,你出內吧!要是忙不過來就多找黃雯幫忙,我看這丫頭是不打算嫁人了,有的是大把時間。”于雨朋跟劉云說話又略微抬頭笑著看看黃雯。

  “哎,雨朋,是不是人家不嫁也有錯啊?干嘛要死磕著欺負我?銷售部的事情夠多了,再說,我有時間還要陪陪我家洋洋呢!”黃雯不情愿地嘟囔著。

  “親愛的,雨朋說什么,你就聽什么,別動不動那么大怨氣。”楊洋勸著黃雯,“等我們家小寶貝兒出生了認你當干媽呢!老那么大火氣咋行?”

  “那必須的!火大人實在!”黃雯認真地說。

  “當干媽容易,是不是得趕緊給孩子找個干爹才行啊?呵呵呵……”龔興龍說著笑了起來。

  “去去去,就會合起來欺負人家!親愛的,Evie,走,咱們進去,不陪他們數星星了,全是壞男人!”黃雯說著拉楊洋和Evie站起來。

  “哎,我說壞男人,這回咋沒讓空姐一起過來?這兒的環境多好啊,等我辦完事兒,你可以帶她在附近轉轉,美景,美酒,配上美人兒,呵呵呵。”于雨朋忽然就想起米慧了,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動則撅起的小嘴巴挺有意思,不由得想起調侃龔興龍。

  “他倒是想,就是沒那個膽兒,程嬌和叔叔阿姨都在呢!”黃雯趁機調侃。

  “朋,外面涼,你們早點進去休息哦?”楊洋走了幾步又停住叮嚀。

  “好,一會兒就進去,替我暖個被窩吧。”于雨朋應承著說。

  “少當著大家伙耍流氓,結婚前一天不能同房!”黃雯甩臉走了,楊洋和Evie跟著離開往房間走去。

  少了幾個人,大家暫時陷入沉默,空氣居然有些凝結。

  于雨朋躺下看了一會天空,扭頭看楊洋她們三個躺過的地方,空位置旁邊是季維斯。他才注意到今晚他沒說過話,幽幽地說:“老五,你跟曉蕙的婚事,是不是也該辦一下了?老徐家可是名門望族,這么老拖著不合適吧?”

  “我知道,過幾天回去就跟他們商量商量。四哥,有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說?”季維斯心里有些疑惑,解不開也放不下,還不好意思多說,因為這疑慮跟楊洋有關,現在畢竟是他的四嫂了。

  “老五,咱們都是自家弟兄姐妹,有什么是該說不該說?想說就說,不要扭扭捏捏的,你不覺得六妹最近的進步非常大嗎?別看以前羞羞答答,現在食品公司管的井井有條,這馬上進政協!”劉云說很贊賞莫小蘭。

  “說起小蘭進政協了,二姐,你找時間跟她好好說道說道,我最近怕是沒時間找她。政府的工作最好是少摻和,俗話說生不入公門,死不下地獄!生意上搭個臺子是免不了的,絕對不能陷太深,我擔心她扎根兒太深嘍,將來想出來了洗不掉兩腿泥。”于雨朋最顧忌的,還是官場那些拉幫結派爾虞我詐。

  “好,這兩天忙完我就找她談!”劉云對于于雨朋的決定從不反駁。

  于雨朋又扭頭看季維斯,輕聲說:“老五,你要說啥?”

  “四哥,楊洋嫂子身邊的那個Evie你了解嗎?她跟咱們這些人都沒有來往,但她每天跟著嫂子和黃總,她們之間也不怎么交談,我總覺得有古怪,可是又說不來具體哪不對。”季維斯說著慢慢坐了起來。

  “老五,你是不是有什么發現?”龔興龍也坐了起來,他覺得季維斯不會無的放矢。

  “到目前還沒什么發現,我找香港那邊的人查了幾天都沒搞清她有啥目的,只知道她是香港大學的博士,主攻科目是Cancer,也就是癌癥!本想等搞清楚再跟你們說,可這兩天心里總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季維斯若有所思地看著于雨朋。

  “啊!你說什么?癌癥?”于雨朋一個激靈坐了起來看季維斯,“我只知道她是香港本地人,在中環附近住著,其他都不知道。”

  “老四,老五,咱先別急著嚇自己,找個時間向她問清楚!”劉云這時候思路比較清晰。

  幾個人都坐了起來,眾人把目光都投在季維斯臉上,他帥氣的臉頰眉頭緊鎖,眼角眉梢掛著濃郁地愁緒。

  “那就等過了明天的婚禮再說,我那邊還正讓人查著呢,這兩天應該會有消息過來。二姐,還是你單獨問Evie,完了叫上小蘭咱們六個再開會決定,四哥,行嗎?”季維斯看著劉云,也認為她心思縝密,又是女人,比較適合出面做這事。

  “那就這么定了,大家都回房睡覺,明天好好辦婚禮!”龔興龍說著站了起來,大家都陸續起身向房子走去。

  于雨朋的婚禮是中馬混合的,因為朋友中沒有大馬當地人,所以只是請了當地一個婚慶公司安排婚禮現場兼司儀。還專門請了一個當地有名望的阿訇來當主婚人,宣讀證婚詞,畢竟一夫三妻的不符合華人的體制,于雨朋就是為此移民,有了馬來西亞政府的結婚證,再有個阿訇見證更加完美。

  到場的賓客大多來自內地,于雨朋父母和老家的親戚來了不少,包括于富貴和鎮上的領導。秦婉玲的親戚也來了近百人,他老舅是個開通的人,聽到這消息開心的直吧嗒眼淚,打心眼兒里為幾個人高興。梁銅山弟兄四人都帶著各自老婆孩子,還有一些親戚、戰友,和方正之夫婦、龐副省長夫婦一起坐在大廳的西側,睜大老眼關注著婚禮現場。楊洋的父親和兄嫂侄子都到了,她外婆家也來了人。再有結拜六兄妹的家人,鐘老太太全家老小,西雅圖的黃崢,再有就是各地分公司代表。最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一些陌生客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卻有共同的特征,就是來自各地“于承業希望學校”的老師和學生代表。

  隨著陣陣的手鼓聲,一些身著華麗大馬服裝的男女載歌載舞進入大廳。男青年穿的是淺綠色傳統長袍,黑色長褲,女孩子穿的也是綠袍搭配著粉色花裙子,袍子上多了一些醒目的花花草草。那位大馬司儀也是滿身錦衣華服,說著半生不熟的中國話,興高采烈地介紹著今天的婚禮程序。

  良久之后,衣著當地華服的于雨朋和三位太太緩步走進大廳,于雨朋穿的是乳黃色絲質大馬民族服裝,頭上戴著的帽子,長衣及膝,就像中國傳統戲劇中的小生。三位新娘穿著打扮更是像極了戲中的青衣,濃妝淡抹,睫毛上涂了金色的睫毛膏,顧盼傳神之際,睫毛隨著黑亮的眸子閃閃發光。

  音箱里傳出陣陣悠揚婉轉的神曲,似是印度歌曲,又像新疆民歌。曲聲中,那位阿訇來到新郎新娘面前,講述著一長篇聽不懂的穆斯林語言,大概是一些祝福語,又宣讀證婚詞結婚證書,并要求新郎新娘分別宣讀了誓詞,司儀宣告禮成。接著又按中國人的傳統進行了叩拜大禮,之后是向雙方父母敬茶,七位老人并排坐著,他們臉上洋溢出燦爛的笑容,就足以證明對這場特殊婚禮有多滿意。

  新婚酒宴開始了,沒有按大馬的自助餐形式,仍舊是像國內一樣擺著一個個大圓桌。大家一邊吃喝一邊欣賞婚慶公司安排的表演,新郎新娘分別回到房間換衣服了,接下來是向所有賓客敬酒。

  于雨朋換了身輕便的中式禮服,跟龔興龍來到大廳,向大家打招呼。秦婉玲換了身紅色小唐裝,是婆婆親自陪她一起選的,和她自身文靜雅致的氣質完美融合。梁曉蕓則是穿了一身紅色高領旗袍,把本就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的更加風華絕美。

  楊洋遲遲沒有出現,劉云讓莫小蘭、徐曉蕙找了將近一個小時都沒找著,奇怪的是黃雯和Evie也不見了。


下一章:沒有結局的結局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閱讀
薄去的時光
薄去的時光
有一種力量
有一種力量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激情屬于歲月年華
南京夢
南京夢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女校橄榄球电子游戏